“我是最灵敏的酒精检测仪”

时间:2018/9/11 10:00:00 653人次浏览


《中国有色金属报》2018年9月11日
       “我是最灵敏的酒精检测仪”
       ——记金诚信黄岗项目部安全室主任徐景全
       李而亮
       8月上旬的一天早班,刚坐上通勤车上的员工小李精神有点打蔫,被徐主任看在眼中。经询问,原来爱人正与他闹离婚,后天就要上法庭,所以昨天晚上喝了点闷酒。徐主任立即让他停止下井回宿舍去,另外找人顶班。
       这里说的徐主任,是黄岗项目部安全室主任徐景全。他不仅是项目部员工年龄中的老大哥,而且是项目部2006年成立就在这里工作的“老黄岗”。
       徐景全在黄岗项目部干过调度、区长,经历了项目部承接的所有工程。特别是刚刚领着员工以连续263天啃下的黄岗矿业1区溜井修复的“硬骨头”工程,令他充满着自豪感。可始终让他萦绕心怀、神经紧绷的,依然是员工的安全问题。
       在他看来,矿山生产中“安全可控,事在人为”是个“绝对真理”。凡是大大小小的安全隐患,归根结底都有人为因素。而在诸多的安全隐患中,酒后下井则是“万恶之源”。在徐景全矿山工作30多年中,亲身经历与听闻其他矿山的安全事故中,许多都与酒有着直接关系。
       因此,自从2009年他当上项目部安全室主任后,原来还喜欢小喝两口的他,就坚决做到滴酒不沾。“近10年了,无论白酒、红酒或啤酒,我都没有舔过一口。”徐景全要如此表达自己的毅力,更重要是在员工面前做出一个榜样。
       从普通员工一路走来的徐景全,对员工们在井下工作一天后晚上休息时喝上几口解解乏,觉得无可厚非。但绝对不能多喝,更不能酗酒。项目部如今虽然都配备了酒精检测仪,严防员工酒后上班。但有些人认为,头天晚上喝酒,第二天就检测不出来。“一般情况下,的确是这样。但还有‘二般’情况,那就要过得了我这一关。”
       徐景全接着说:“对于头天晚上稍微多喝的人,我的观察和鼻子比酒精检测仪还灵!”谈起这方面的“诀窍”,徐景全介绍是“一听一看一闻”。首先是“听”:排班会上点名,员工那一声“到”,反应够不够快,声音够不够清爽洪亮,有没有酒喝多后特有的沙哑声?二是“看”:是不是眼皮下沉、目光无神,站起来会不会有些趔趄站不稳,穿戴随意,身体松垮?三是“闻”:头天晚上喝多了,早班只要让他一开口,靠近了总还会闻得见酒气。有这三方面把关,头晚上稍喝多的人基本逃不掉了。
       “当然,喝酒的员工不一定都是酗酒成性,这里面有着不同情况,你还得深入了解。”徐景全在他那“三个一”把关中,应该还有一个“问”字,那就是对那些平时并没有喝酒习惯的员工,要问原因。由此他又提到最近发生的一件事:有位从来不怎么喝酒的员工,那天上班发现他有头晚喝了酒的迹象。一问,原来是他接到母亲生病住院的消息,想回去看望却又犹豫不决,心情烦闷。得知这个情况后,徐景全在安慰他的同时,让他随时了解母亲的病情,需要回去看望时按规定请假就行。
       当了9年的安全室主任,徐景全最深的体会是,任何规章制度与安全设施都是“死”的,只有员工们从内心里去自觉遵守执行才是“活”的。“酒后下井的危害性如果都深入到员工内心里去了,不比再灵敏的酒精检测仪更管用吗?”徐景全呵呵地笑道。